1.區塊鏈可不可以沒有幣?

區塊鏈發源於比特幣技術,但大概在2014年的時候,金融科技界和IT界專家將區塊鏈這樣一種比特幣支撐技術抽離出來,單獨立論。這自然就引起了鏈與幣的分合之爭。對於這個問題,自然形成兩種看法,一個是認為可以分,比如Linux Foundation、IBM支持的Hyperledger,另一個是認為鍊和幣不能分家。

技術上是可以分家的。Hyperledger內幾個項目就是沒有代幣的,它也仍然是如假包換的區塊鏈,所以區塊鏈當然是可以沒有幣的。反過來,騰訊的Q幣,當然也不是區塊鏈上的代幣,因此鏈幣可分,從技術上來說是無可爭議的。但是從業務邏輯上來看,如果區塊鏈上沒有幣,到底它還有多大價值?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MBAex 交易所註冊教學

2.Token是一種權益證明

討論問題,首先要把詞彙表定義清楚。今天有兩個意義不同的詞彙被模糊混用,其一是cryptocurrency,一般譯為“加密數字貨幣”,簡稱為“ 數字貨幣 ”。其二是“token”,被廣泛譯為“ 代幣 ”。平時口語之中,經常只說“幣”字,比如說:“你的那個區塊鏈應用發不發幣?”。那麼究竟這裡的“幣”是“加密數字貨幣(cryptocurrency)”,還是“代幣(token)”?語義模糊。實際上這兩個東西是不一樣的。加密數字貨幣起源於比特幣,它的目的就是作為互聯網支付的貨幣。而token是怎麼來的呢?在網絡通訊中,token的原意是指“令牌、信令”。

在以太網成為局域網的普遍協議之前,IBM曾經推過一個局域網協議,叫做Token Ring Network,令牌環網。網絡中的每一個節點輪流傳遞一個令牌,只有拿到令牌的節點才能通訊。這個令牌,其實就是一種權利,或者說權益證明。

區塊鏈的token被廣泛認識,歸功於以太坊及其訂立的ERC20標準。基於這個標準,任何人都可以在以太坊上發行自定義的token,這個token可以代表任何權益和價值。現在用token來作為代幣權益證明進行ICO是一個普遍的做法。由此我們也認識到,其實加密數字貨幣只不過是一種特殊的token。在一個可以運行token的平台上發行加密數字貨幣,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直接把token譯為代幣,肯定是錯誤的。把cryptocurrency譯為“加密數字貨幣”,繁瑣歸繁瑣,意義倒還準確,而把token譯為“代幣”,可以說是大錯特錯的。因為token所代表的,可以是一切權益證明,豈止於貨幣?

恰恰相反,token 的實際落地,非“代幣”類的應用恐怕會遠遠走在代幣前面。比如比特幣,中本聰是想讓它成為支付貨幣,但是現在它變成了一種數字資產,並沒有發揮通貨的作用。強調“代幣”,名不副實,反而引發貨幣主權等一系列棘手難題。因此我反對把“token”翻譯為“代幣”,而且態度十分堅決。即便這種翻譯已經約定俗成,我們也要堅決把它改掉,不容姑息。

將token 譯為“代幣”,弊端非常大。Token 可以代表各種權益證明,但是唯獨要代表貨幣,最終還是需要國家授權的,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加密數字法幣。我最近讀了一些介紹貨幣發展思想的文章,有一個觀點特別引起我的注意,就是德國經濟學家南普認為,貨幣,特別是信用貨幣,從一開始就有權力介入,所謂“貨幣在市場交換中自發形成”的觀點,恐怕只是一種浪漫的幻想。實際上,貨幣即權力,貨幣即政治,貨幣權力必須屬於國家。所以token 代什麼都容易,就是代貨幣難,沒有國家的授權和支持,所謂“代幣”只是自欺欺人。而token 是實實在在的,今天就可以用起來。

3.Token(通證)三要素

通證有三個要素,缺一不可。第一是數字權益證明,也就是說通證必須是以數字形式存在的權益憑證,它必須代表的是一種權利,一種固有和內在的價值(Intrinsic value) 。第二是加密,也就是說通證的真實性、防篡改性、保護隱私等能力,由密碼學予以保障。每一個通證,就是由密碼學保護的一份權利。這種保護,比任何法律、權威和槍砲提供的保護都更堅固、更可靠。第三是可流通,也就是說通證必須能夠在一個網絡中流動,從而隨時隨地可以驗證。其中一部分通證是可以交易、兌換的。事實上,通證可以代表一切權益證明,從身份證到學歷文憑,從貨幣到票據,從鑰匙、門票到積分、卡券,從股票到債券,人類社會全部權益證明,都可以用通證來代表。

人類社會的全部文明,可以說就是建立在權益證明之上的,所有的賬目、所有權、資格、證明等等,全部都是權益證明。就像尤瓦爾·赫拉利在《人類簡史》裡說的,正是這些“虛構出來的事實”才是智人脫穎而出,建立人類文明的核心原因。如果這些權益證明全部數字化、電子化,並且以密碼學來保護和驗證其真實性、完整性、隱私性,那麼對於人類文明將是一個巨大的翻新。之前我們區塊鏈圈子有人說,過五十年、一百年回頭再看今天,物聯網可能只是新文明到來之前的一段小插曲,一個新世界的社會基礎設施的構建時期,真正重要的事情是區塊鏈。其實真正重要的事情是通證,區塊鏈作為後台技術支撐通證的運行。

4.Token和區塊鍊是好搭檔

通證與區塊鍊是獨立的兩件事,但彼此是最佳拍檔

通證是區塊鏈最具特色的應用,不發token,區塊鏈的魅力和威力就大打折扣。實際上,不發通證的區塊鏈,比一個分佈式數據庫好不了多少,完全犯不上這麼大陣仗

區塊鍊是新世界的後台技術,而通證是新世界的前台經濟形態,兩件事情完全獨立,兩件事情同樣偉大。

事實上通證確實可以運行在非區塊鏈的平台上。從某種意義上說,Q幣,遊戲幣,各企業和社區的用戶積分,包括商場發放的打折卡、會員卡,銀行發放的信用卡,等等,都是某種原始的通證,它們都是數字化的權益證明,但是沒有密碼學的應用,流通上也受限制,但它們現在都運行在中心化的系統裡,大多數運行的還可以。未來如果央行發行數字貨幣,也有可能不是在區塊鏈上運行,而是在央行的數據中心裡運行。因此通證並不一定要跑在區塊鏈上。但是另一方面,至少對於今天區塊鏈圈子裡的人來說,如果一個通證不放在區塊鏈上,對它是缺少幾分信任的。

區塊鍊為通證提供了堅實的信任基礎,它所達到的可信度,是任何傳統中心化基礎設施都提供不了的。這也就是為什麼《經濟學人》一語道破天機,把區塊鏈稱為“信任的機器”。我們這麼來分析:
首先,區塊鍊是個天然的密碼學基礎設施,在區塊鏈上發行和流轉的通證,從DNA裡就帶著密碼學的烙印。通證代表著權益,而密碼學是對權益最可靠、最堅不可摧的保護。這個宇宙裡還有什麼力量在保護權益方面比密碼學更強大的嗎?沒有了!就算你燃燒整個星系的能量也破解不了一個強度足夠的密碼。所以區塊鏈上的通證天然就是密碼學意義上的安全可信。

其次,區塊鍊是一個交易和流轉的基礎設施。通證之“通”,就是要具有高流動性,快速交易,快速流轉,安全可靠,而這恰恰就是區塊鏈的一個根本能力。有人說區塊鍊是互聯網TCP/IP 之上的價值交換協議。不管這種說法是否全面,它至少準確的把握了一點,區塊鏈天然就是最適合於進行價值交換的基礎設施。

第三,區塊鍊是去中心化的,這使得人為篡改記錄、阻滯流通、影響價格、破壞信任的難度大大提升。去中心化並非可以完全杜絕人為操縱,只是加大了這件事情的難度。比如今天我們已經知道,2013年比特幣價格的暴漲,背後有人為操作和炒作。今天比特幣的暴漲是不是也有這種操作?恐怕也是有的,這不是基礎設施的去中心化可以解決的,因為問題出在人的腦子裡。但是去中心化的基礎設施,以及越來越多的通證出現,至少使少數人長時間操縱市場變得越來越困難,這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進步。

第四,通證要有內在價值和使用價值,而區塊鏈通過智能合約,可以為通證賦予豐富的、動態的用途。以太坊的創始人將智能合約視為區塊鏈“全球計算機”上的程序,這固然是很高的見解,但是我們也要想一個問題,什麼樣的程序有必要跑在這台全球計算機上?我們聊天、玩遊戲、聽音樂、寫博客、上網的程序有必要放在區塊鏈上嗎?我認為是沒有必要的。有必要放在區塊鏈上的程序,目前看就是涉及價值交換、權益管理之類的應用,或者說的更直白一點,就是涉及通證的應用。所以有了智能合約的區塊鏈,將圍繞通證創建出極其豐富的應用來,這些應用將使人類社會超越互聯網,超越數字生活,在新的賽博空間(cyberspace)中重塑數字生命。

5.通證經濟是下一代互聯網的數字經濟

20年來的互聯網眼球經濟、流量經濟、粉絲經濟等等,其價值重構和價值創造的速度和規模都遠遠超過互聯網基礎設施。

通證不等於加密數字代幣的炒作。通證基於固有和內在的價值(Intrinsic value) ,通證立足於實體經濟、為實體經濟服務。當然,我要肯定,幣圈的模式在大多數點上都沒有問題,是要為通證所採納的。比如通證也要可上市交易,通證可以進行預售,這些都沒有問題。但在一個關鍵點上,通證思維與現在的幣圈思維有根本的不同。通證是要用起來的,而現在大多數的幣,都是沒有用的,甚至就不考慮能有什麼用。通證啟發和鼓勵大家把各種權益證明,比如門票、積分、合同、證書、點卡、證券、權限、資質等等全部拿出來通證化(tokenization),放到區塊鏈上流轉,放到市場上交易,讓市場自動發現其價格,同時在現實經濟生活中可以消費、可以驗證,是可以用的東西,這是緊貼實體經濟的。而幣圈思維是什麼呢?搞一條鏈,發一個新數字貨幣,給它按上一堆先進技術,拉上幾個名人做背書,盡快上交易所,把目標放在價格炒作、而不是服務實體經濟上,這叫空轉。空轉當然速度快,但是始終不落地,遲早是要崩下來的。

6.通證經濟–未來經濟形態

第一,供給側,通證的供給充分市場化,高度自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機構都可以基於自己的資源和服務能力發行權益證明,而且通證是運行在區塊鏈上,隨時可驗證、可追溯、可交換,其安全性、可信性、可靠性是以前任何方式都達不到的。所以每一個組織和個人現在都可以很輕鬆的把自己的承諾書面化、“通證化”、市場化。這是人類社會從來都沒有的能力。

第二,流通速度,這是個關鍵。區塊鏈上的通證可以比以前的卡、券、積分、票快幾百幾千倍的流轉,而且由於密碼學的應用,這種流轉和交易極其可靠,糾紛和摩擦將成幾百幾千倍的降低。如果說在傳統經濟時代,衡量整個社會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指標是貨幣流轉速度,而在互聯網經濟時代衡量一個國家、一個城市發達程度的一個重要指標是網絡流量,那麼在互聯網+經濟的時代,通證的總流通速度將成為最重要經濟衡量指標之一。當我們每個人、每個組織的各種通證都在飛速流轉、交易的時候,我們的生產和生活方式將完全改變。

第三,價格發現。由於通證高速流轉和交易,每一個通證的價格都將在市場上獲得迅速的確定,這個就是通證經濟的看不見的手,它比今天的市場價格訊號要靈敏和精細幾百幾千倍,它將把有效市場甚至完美市場推到每一個微觀領域中。

第四,通證應用,也就是圍繞通證的智能合約應用。僅此一項,就可以激發出千姿百態的創新,它創造的創新機遇、掀起的創新浪潮,將遠遠超過先前計算機和互聯網時代的總和。

基於這四點認識,通證是將我們導向下一代互聯網新經濟的關鍵。

第一,通證經濟將會是一個多價值尺度的經濟,從而也將會有助於發展多價值尺度的現代社會。前不久聽到一個消息,雄安新區可能會對其市民發放一種積分,用來獎勵市民“良好”的社會行為,比如騎車上班,垃圾分類,等等。實際上一個先進的現代社會需要多個價值尺度來指導人的行為,僅僅貨幣這一個單一尺度有很多弊端,比如一個很有錢的人可以開著大排量豪車以危險的方式駕駛,你對他進行一般性的罰款和出發,他可以毫不在乎。但是通證經濟就可以將各種尺度都通證化。比如這個人可能很有錢,但是他的環保通證和駕駛通證很低,那麼他在某些事情上就會受到整個社會的限制,他也就不可能那麼嘚瑟。這對於社會管理的意義是巨大的。

第二,通證經濟將極其有利於國家監管和微觀社會管理。因為區塊鏈這個後台設施將所有數據都原原本本的存檔,追溯方便,無法篡改,無法抵賴,結合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分析技術,極其便於主管當局實施監管。更厲害的是,通證經濟結合區塊鏈“代碼即法律(Code is Law)”的能力,可以將很多規範直接寫到智能合約裡。比如說春運賣火車票,我們系統要求購票人必須具有若干通證,滿足智能合約的一系列要求,系統才會出票。再比如發放低保戶的救濟款,也可以通過通證和智能合約的使用大大提升規範性。國家的管理意志將有密碼學、智能合約以及與之相配套的一系列制度安排和基礎設施來確保的實施,任何組織和個人都無法“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真正的市場經濟必須是監管良好的經濟,沒有監管的市場,將是黑幫橫行、山頭林立、四分五裂的市場。通證經濟既能促進自由交換,又能加強監管,是市場經濟的一次大升級,本質上是用密碼學、用包括跨國界的開源開放超級電腦等未來信息基礎設施來重新定義市場經濟,它怎麼會不對實體經濟產生巨大和本質的推動?它怎麼會不對我們的生活方式發生本質的改變?人工智能,通證,區塊鏈,這三個東西合起來,已經不是簡單生產和生活方式變化的問題了,而是人類文明演進和生命存在意義改變的問題,過去20年數字生活驅動了互聯網,未來20年數字生命驅動下一代互聯網。

作者:ixiaoyi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f7da6797b073
來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MBAex 交易所註冊教學|關於華克金的三兩事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