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鍊和兩會的理論依據是什麼?通證經濟學。

師出有名是中國人的行事作派,中國的萬事萬物都可以找到一個源頭。

那麼區塊鏈的源頭、兩會的理論依據是什麼?

一、區塊鏈的理論依據:通證經濟學(Token economy)、建一套好的製度(system)

沐著改革開放的春風與果實的我們,何不思考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我們的理論依據,師出何名?

開完十九屆三中全會,莫要忘記十八屆三中全會。

“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這一聲呼喊,似是理論依據的溯源。

近代鴉片戰爭讓中國人總結出來:落後就要挨打;而後凋敝的中國經濟讓中國人明白:實踐才是檢驗真理唯一標準。

所有的理論都要來自於原點,上面理論分別來自於馬克思主義、盧梭、康德、尼采,還自於西方哲學體系。

同樣,風風火火這麼多年的互聯網金融,也驗證了百年以來的經濟學理論:金融抑制、金融創新與熊彼特的技術創新論。

而區塊鏈這次在近年來和最近的兩會裡也出足了風頭,中國個人財富TOP 400的互聯網企業家們每個人都提到了區塊鏈。

那麼兩會裡不斷提到的區塊鏈的理論基礎是什麼?

其實就是通證經濟學(Token economy)。

通證經濟是先於區塊鏈發展而出現的一個概念。

我們在登陸任何一個封閉系統時所使用的用戶名、密碼就是通證的一種。而“通證”(token) 這個詞,一直以來被不恰當的翻譯成為“代幣”,因此很多人將token economy 翻譯為“代幣經濟”。

Token更應被翻譯為“通證”,即“可流通的加密數字權益證明”。

如此一來,token economy 自然就應該翻譯為“通證經濟”。

區塊鏈經濟的奧秘就在於使用了通證(token)。

那麼到底什麼是通證呢?它的最主要定義是什麼?

每一個發幣的區塊鏈項目,都是試圖以其所發行的幣(通證)作為一種經濟激勵的工具,促進生態圈內各個角色的協作。你的貢獻越大,你得到的幣越多。大家協作得越好,幣價越高。因此,每一個發幣的區塊鏈項目都在試圖設計一個通證經濟系統(token economic system)。

通證經濟系統的設計,就是要用經濟激勵的手段,讓你整個生態圈的每一個人、每一個角色盡可能行善事,不作惡。

為此,在設計一個通證經濟系統裡要回答下面這些問題:

你認為使用你這個通證的用戶分成哪幾類角色?

他們的利益訴求各是什麼?

什麼是對你這個生態系統有益的行為?什麼是有害的行為?

你怎樣激勵每一個用戶做好事?

你怎樣說服每一個用戶不做惡?

所以,重要的不是區塊鏈,是通證系統,是你建設的製度體系。

如果你建立了一個做惡的系統,那麼就是一個做惡的體系。

許多交易型代幣就提供了這樣的甄別手段,比如ICST就用這樣的系統識別東南亞網紅直播他們是否遵從了社區應用的製度。

類似於上述的通證系統從一開始就開就設計了一套制度,在這套制度裡,用戶及社群、通證持有者就只能做好事,不能做壞事。

二、未來中國改革的理論基礎:通證經濟學

有人說:一切經濟學理論都是發展經濟學理論。

舒婷說:一切的現在的都是過去,過去的一切都生長於它的昨天。

那麼,現在的經濟學是什麼?誰會長成未來的發展經濟學?

2018年兩會提出諸多關於金融科技互聯網金融的相關提案,已經給出了我們答案。

通證經濟學作為區塊鏈的理論依據,可以給予我們更多的變化和啟示。

通證經濟學在中國即將到來的改革攻堅戰中具有以下四個方面的意義。

區塊鏈並不僅僅是可以使人暴富,區塊鏈背後的通證經濟學,可以幫助我們實現未來的共產主義。

第一,區塊鏈可以實現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在通證系統當中,通證的供給充分市場化,高度自由。

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機構都可以基於自己的資源和服務能力發行權益證明,這一點已經被許多以名人無形資產包裝的代幣所證明。

而且通證是運行在區塊鏈上,隨時可驗證、可追溯、可交換,其安全性、可信性、可靠性是以前任何方式都達不到的。

以前我們手寫的白條,欠條,容易被篡改,被銷毀、丟失,而現在每一個組織和個人現在都可以很輕鬆的把自己的承諾書面化、“通證化”、市場化。

這一點是共產主義暢想裡的關鍵一條,也是人類社會從來沒有過的能力。

第二,個人通證的流通速度加快。

區塊鏈上的通證可以比以前的卡、券、積分、票快幾百幾千倍的流轉,而且由於密碼學的應用,這種流轉和交易極其可靠,糾紛和摩擦將成幾百幾千倍的降低。

如果說在傳統經濟時代,衡量整個社會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指標是貨幣流轉速度,而在互聯網經濟時代衡量一個國家、一個城市發達程度的一個重要指標是網絡流量,那麼在互聯網+經濟的時代,通證的總流通速度將成為最重要經濟衡量指標之一。

當我們每個人、每個組織的各種通證都在飛速流轉、交易的時候,我們的生產和生活方式將完全改變。

第三,價格發現的功能。

由於通證高速流轉和交易,每一個通證的價格都將在市場上獲得迅速的確定,這個就是通證經濟的看不見的手,它比今天的市場價格訊號要靈敏和精細幾百幾千倍,它將把有效市場甚至完美市場推到每一個微觀領域中。

第四,通證經濟學的應用將緊緊圍繞智能合約展開。

圍繞通證的智能合約應用。僅此一項,就可以激發出千姿百態的創新,它創造的創新機遇、掀起的創新浪潮,將遠遠超過先前計算機和互聯網時代的總和。

基於這四點認識,通證將是將我們導向下一代互聯網新經濟的關鍵。

三、幣圈是資金空轉的代表,通證是脫虛向實的代表

之所以通證與代幣不同的原因是在於:通證基於固有和內在的價值(Intrinsic value)。

優良的區塊鏈系統中頒發的所有通證都立足於實體經濟、為實體經濟服務。

這與虛擬貨幣的發行有所不同,幣圈的大部分邏輯都建立在首先吸收客戶,將客戶繳納的ICO款項變成其發行的代幣。而少有發幣主體考慮要建立一個優良的通證系統。

幣圈發幣要進行募資、預售、交易、流通四個環節,而通證上市也需要進行預售,交易、流能。但是否募資是幣圈與通證最大的差別。

通證就像每個人打的白條一樣,是可以流通起來,並產生信用背書和權益證明白,相當是一種“資產證券化”【 資產證券化,是指以基礎資產未來所產生的現金流為償付支持,通過結構化設計進行信用增級,在此基礎上發行資產支持證券(Asset-backed Securities, ABS)的過程。它是以特定資產組合或特定現金流為支持,發行可交易證券的一種融資形式。】

個人資產證券化是憑藉其個人信用進行背書的。

所以,通證鼓勵大家將自身擁有的所有權益都拿出來進行“通證化(tokenization)”,包括你擁有的房產、股票、工資、收入、合同、證書……等所有你認為是有價值的資質,放到區塊鏈上進行流轉,讓市場自動發現他的價值,同時可以在生活中消費、驗證。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就很明顯地感覺到了通證經濟學和幣圈的明顯區別了。

通證系統是將區塊鏈作為一種服務實體的手段和媒介的,而幣圈則是將區塊鏈本身拿到檯面上進行反复炒作的。

所以通證經濟系統在現實生活中用區塊鏈進行交易、消費、驗證、流轉並服務實體,而幣圈則是趕快利用區塊鏈發幣、給某幣裝上一堆先進的技術,再拉上幾個人進行信用背書。

一個目標是服務實體,另一個目標是抓緊炒作。

正如兩會中指出金融要:擺脫資金空轉,促進脫虛向實。

所以幣圈是資金空轉的代表,通證是脫虛向實的代表。

四、通證經濟的信用體系:雄安新區、春運火車票

老生常談一下:區塊鏈最大的應用仍然是在信用體系,互聯網改變了世界,區塊鏈將改變互聯網,因為互聯網當中最為缺乏的就是信用的認證。區塊鏈將會建立起一個多價值尺度的經濟系統,因為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價值維度建立一個區塊鏈,而這個維度是否被市場認可,則會以時間來驗證。

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高起點規劃、 高標準建設雄安新區。”

雄安新區據說會實行一種積分系統,來對市民的良好表現進行獎勵。這種積分系統,乍看之下類似於螞蟻金服、騰訊或者銀行卡的積分。

但其本質區別在於:雄安新區的積分系統如果以區塊鏈方式實施,則個人可以發行自己的通證,而通證可以在雄安地區流通。

這就決定了該通證可以換取更多權益,也就是個人信用背書或信用變現的一個完美渠道,政府可以使用區塊鏈這個不花錢的技術,讓每個人為自己的信用背書,將自己的形象資產“證券化“,每個人在區塊鏈上的這價就以通證體現。

這樣,大家在初次見面時就不用費力去識別這個人,而是非常簡單地可以通過他的“通證“認識到這個人的價值,賞識他的能力,了解他的信用。

從而判斷,這個人到底值不值得交往、僱傭,甚至是婚嫁。

如果該系統建立起來,則去年程序員蘇享茂也不會被一個婚騙騙到致死……

通證技術的使用將會使國家的管理更加有序和諧。

由於區塊鏈技術的便利性,每個人如果以其自身資質(包括學歷、身份、收入、信用、財產……)為依托發幣之後,其信息便不可篡改,都將原原本本地儲存在區塊當中,可以隨時追溯,隨時查驗,無法篡改。

這裡如果加上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就可以將所有我們希望甄別的犯罪行為或可能存在期詐行為的數據放入到該系統當中來。

比如:驗證一個學生平時的考勤是否有人代為簽到;驗證國家社保系統當中的低保戶是否符合資格。

觸目驚心的騙保行為讓國家損失許多本應該給最需要幫助人群的資金,使眾多留守兒童反而拿不到任何的幫助。

根據通證系統和智能合約提升使用的規範性,國家的管理意圖將可以使密碼學、智能合約有效地結合在一起。

讓騙子、欺詐無所遁形。

五、類似於ICST的虛擬代幣傳播通證

《金剛經》裡講到:乃至一念生淨信者。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

信仰、信念、信任提供給了現代社會人精神世界、互聯網生活的基礎。區塊鏈與通證系統解決的就是物質世界無法解決的意識問題,它所產生的功能與效用在任何物質體係無法比擬。

以ICST為例,這個交易代幣系統裡面構建了一個天然的密碼學基礎設施,在區塊鏈上發行和流轉,從研發之日起就帶著密碼學的烙印。

通證代表著權益,而區塊鍊是對權益的加密,不僅別人篡改不了,自己也篡改不了。

ICST發行的基於印度、新加坡、美國數千萬網紅的個人信用資產,網紅的價值被全部包裝於ICST內部,輔一發行就不可篡改,其在直播過程當中的言論與表演都將與其本身擁有的ICST息息相關。

密碼學體系嚴密保護的ICST使網紅們基於互聯網的直播效率大大提高,價值也被鎖定。

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直播這種形式基於互聯網的基礎協議TCP/IP,而區塊鏈技術則是基於TCP/IP的加密,而個人權益則跟區塊鏈技術綁定,如此一來。

物質化的網紅,就通過區塊鏈,將其本身綁定在互聯網上,成為一個互聯網資產,權益得到了通證化。

原理很簡單,實現也很簡單。區塊鏈去中心化,使人為篡改記錄、阻滯流通、影響價格、破壞信任的難度大大提升。

很多朋友會有疑問,是否人類所有的互聯網行為都要區塊鏈化?

答案是肯定的。

目前,我們在互聯網上從事的行為從數據格式上劃分,可以界定為:結構化數據和非結構化數據。

結構化數據,包括文字,非結構化數據包括語音、圖片、視頻。

這些都可以通過區塊鏈打包進通證系統進行資產化配置定價。

所以,網紅們的直播才可以擁有類似於ICST的智能合約區塊鏈,構建起自己的通證系統,再繼續圍繞該系統,實現超越互聯網與數字時代的新網絡生活革命。

而通證經濟就是區塊鏈的理論基礎,也是互聯網技術、中國未來改革中的發展經濟學。

(微信訂閱號:李虹含,ID yingtonghuo518 ,郵箱:4918016@qq.com 

發表迴響